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喬羽的博客

人淡如菊,春露秋霜染青衣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風雨下鐘山(十二):垛莊  

2015-07-27 22:40:28|  分类: 史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垛莊,是蒙東聯繫臨蒙公路的唯一通道511日晨,張靈甫在離開垛莊時,將無法開進山區的榴彈炮營、坦克營兩千餘人遣回臨沂,留下黃政輜重團駐守垛莊,並報告湯恩伯請求友軍維護垛莊之安全。(該輜重團大部為輜重兵、汽車兵通訊兵,戰鬥部隊僅一個營);湯恩伯隨即命令李天霞派出一個師保衛垛莊,然李天霞僅派出羅文浪57團一個團。

張靈甫自512日清晨渡過汶河後,便感覺到整個戰場氣息佈滿殺機,12日、13日,張靈甫連續給湯恩伯發電,表示在74軍周遭,發現不下五六個共軍主力縱隊番號,各處都有交火,要求允許後退至垛莊;湯恩伯在命令張靈甫繼續前進後不久,恰好軍統監戰員毛森自74軍前線返回,毛森當即表示自垛莊至坦埠一線,山路崎嶇,74軍為重機械化部隊,極難展開,該軍戰鬥力將大打折扣;且左右兩翼25軍、100軍地圖上的距離雖近,但實際上與74軍均有險峰相隔,一旦有事,難以支援;與此同時,黃百韜、李天霞均向湯恩伯報告,遭遇共軍襲擊,判斷共軍動向有合圍74軍可能。

此時,已是512日深夜,湯恩伯電告制定此次作戰計畫的參謀次長劉斐,要求更改原計劃,第一兵團全線後撤,劉斐表示:“這是最高統帥的決定,命令既下,不能更改。”,湯恩伯表示情勢嚴峻,希望劉斐將戰情變化立即彙報蔣介石,劉斐答:“現主席已休息,不便驚動他。”

湯恩伯隨即打電話給徐州的陸軍總司令顧祝同,顧答覆原話如下:“國防部的作戰命令直達各軍,我徐州陸總及你的兵團部,都只是指示照辦,負責督戰;明晨即開始行動,照命令執行吧!”

513日,74軍經過連續激戰後,前進到距離坦埠僅十餘里,然張靈甫此時已確信共軍的作戰部署絕非如陳誠、顧祝同、湯恩伯所說“共軍是要死守坦埠”,而是要包圍74軍一舉殲滅之。張靈甫不再等待上級的指示,當晚自行命令全軍主力退回汶河西岸,然而,令人遺憾的是張靈甫並未下定決心退回垛莊。

513日整夜,74軍各師都在與共軍交火中,張靈甫也完全明白了共軍的兵力與實力,14日晨,張靈甫下令全軍立即退回垛莊然而,上午10時,74軍到達孟良崮地區時,卻傳來了五雷轟頂的噩耗:“垛莊正遭到共軍主力圍攻,危在旦夕”。垛莊,是74軍退回臨蒙公路的唯一通道,它位於74軍的後方,怎麼突然危在旦夕了呢?

55日,粟裕命令王必成六縱南下敵後潛伏,12日下午,該部奉命北上佔領垛莊,該軍飛奔200里,14日晨到達垛莊,立即展開總攻,激戰至15日拂曉,74軍黃政輜重團及100軍羅文浪團被擊潰,羅文浪率殘部突出重圍到達臨蒙公路。

此時,羅文浪有三個選擇:撤回臨沂、撤回青駝寺100軍駐地、與74軍並肩奮戰。由於100軍軍官大都出身於74軍,羅文浪亦同樣如此,最終,他率領尚有戰鬥力的兩個營,又殺回戰場,在垛莊以東高地與7458師會合,參加了孟良崮之血戰。這也是孟良崮之戰,國軍各路援軍唯一光榮之一頁。

共軍六縱搶佔垛莊之戰,王必成形容為“飛兵激渡”,筆者雖對共黨諸多不屑,但共軍此等意志品質,還是令人肅然起敬;與此相對照的,負責保障74軍右翼安全的李天霞,得知垛莊遭到共軍圍攻后,全軍後撤了10里;而負責保障74軍左翼安全,向以作戰英勇著稱的黃百韜,在接到湯恩伯“立刻增援垛莊”的命令后,黃氏將近兩天的時間,寸步未動。

在出師坦埠之前的56日,張靈甫給蔣介石寫了一封親筆信,信中有這樣一段話:“以國軍表現於戰場者,勇者任其自進,怯者聽其裹足,犧牲者犧牲而已,機巧者自為得志;賞難盡明,罰每欠當;彼此多存觀望,難得合作,各自為謀,同床異夢。匪誠無可畏,可畏者我將領意志之不能統一耳。職秉性直憨,故敢以膚淺之愚,披瀝上陳。”現今觀來,該信誠乃一語成讖,令吾人仍為之悲痛不已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